南京打护士视频 医护人员被封口

 

陈星羽的父亲因患癌症住院治疗

在南京市口腔医院护士陈星羽被打的事件发生后,社会高度关注,很多网友质疑警方发布的调查结果,指称视频“加工”,并称相关医护人员受到“上级压力”等。北青报记者前往事发医院,接受采访的医护人员对网上的说法给予了回应,称大部分不实,并证实警方公布的视频是真实的。

在南京鼓楼医院的病房内,有三人陪护着陈星羽,北青报记者多次提出采访要求均被婉拒。但记者见到了陈星羽的父亲,他身患癌症,住在另一家医院里。由于父母10多年前就下岗,陈星羽家境并不宽裕,母亲因为要照顾星羽而无法同时兼顾星羽的父亲。

记者探访

病房没有“戒备” 被打护士正在治疗

陈星羽在住进鼓楼医院病房以后,曾有媒体记者探望时受到阻拦。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曾对媒体表示,他去探望陈星羽时发现被打护士被“过分保护”,他想见护士还比较困难。

前天下午和昨天,北青报记者多次到鼓楼医院陈星羽病房探望,发现其病房外没有人值守,病房内有三位女士守护,她们以“正在治疗”、“需要静养”等理由婉拒了多家媒体记者的采访要求。知情者称,其中一位女子是陈星羽的妈妈。

昨天上午和下午,医生不断给陈星羽做按摩、扎针等治疗,从门外可见陈星羽小腿上扎了几根针,医生用电线连接。而其他护士也比较关照,劝说前来的记者离开,“家属已明确表示不接受采访,就不要在门口等了”。

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前天对媒体称,鼓楼医院先后四次组织专家会诊,会诊意见为:陈星羽目前存在的双下肢瘫痪(双下肢肌力二级),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辅助检查发现的心包和胸腔少量积液,可基本排除外伤因素导致。

从目前北青报记者采访了解的情况看,陈星羽虽然短时间还无法康复,但鼓楼医院骨科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表示谨慎乐观,他倾向于陈星羽主要是功能性瘫痪而不是器质性瘫痪,功能性瘫痪由心因性引起,也即癔症性瘫痪。心因性瘫痪有可能很快康复,但也存在终身瘫痪的可能性,最终康复情况还需进行积极治疗后再观察。

家人讲述

父亲患癌住院 女儿温和好学

就在陈星羽被打的那个晚上,她的父亲也因患癌症住进了南京的另一家医院,目前母亲只能照顾陈星羽。

陈星羽父亲陈先生瘦弱得不到90斤,讲话很和缓。昨天,62岁的他对北青报记者说,他还有高血压、脑梗,癌症基本确诊,还在等最后的检查结果,然后需要确定手术时间。“那天知道消息我心里一惊,当然也很愤怒,谁都有儿女,你们还是官员,想想自己的女儿,你们舍得下重手打一个女孩吗?”陈先生说,“打人行凶必须要受到惩罚,早先为什么不拘留?”陈先生希望女儿尽快康复。

事发后,打人者袁亚平夫妇一方没有联系过陈先生。南京口腔医院的人员每天都来探望他,陈先生称女儿的治疗费用目前由工作单位承担,口腔医院还为陈先生雇了一个护工照顾他。

陈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2001年企业改制,他和妻子同时下岗,后来因为星羽姥姥瘫痪在床多年,星羽的妈妈要照顾也一直没有再出来工作。生活虽然比较困难,但陈星羽很上进,从大专学历自学拿下了本科,又接着考护师。虽然护士的收入不算高薪,但陈星羽踏踏实实一干就是8年,“她的性格就是很踏实、温和,做事认真,护士很辛苦,但她自己还比较喜欢。”说起女儿,陈先生脸上带着笑意,“星羽小时候很好带,听话不调皮。”

说起陈星羽的性格,她的同事都说她挺温和,“绝对是好脾气,从来没有和患者家属吵过架。”其他护士说,陈星羽爱看书、做事很专心,“我们也替她介绍不少对象,但见了不少都没有成。”多名护士说,陈星羽又漂亮又文静,因为做护士时间久,很多小护士都叫她老师,“最近她报名瑜伽班,说要健身。”其他护士说,做护士总是上夜班,不少人身体熬得不健康,陈星羽能坚持8年很不容易。

护士证实

警方公布的情况是属实的

根据2月27日南京玄武公安分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事件调查情况和视频,警方是2月25日零点48分接到报警的。24岁的患者董女士在口腔医院11楼住院,24日晚医院告知董女士有重症抢救的男病人需要住进其病房。

在男病人住进病房后,董女士觉得病人及照料者皆为男性,很不方便,于是联系父母。其53岁的父亲董安庆和53岁的母亲袁亚平在电话联系院方协调调整未果后来到医院。袁亚平夫妻先到女儿病房,后找到护士站,袁亚平隔着护士工作台用折叠伞敲打了28岁的陈星羽肩背部两下,随后抓住陈星羽的衣领将其拉出护士站。此时医务人员陆续赶来,董安庆与前来制止的医护人员发生推搡,后被人劝开。

2月25日事发当天,南京口腔医院病房护士站内值班的护士除了陈星羽,还有谭护士。昨天凌晨谭护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2月27日南京玄武公安分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事件调查情况和视频属实。谭护士和陈星羽当日零点30分交接班,交接班后大约1点陈星羽就可以走了,“她还嘱咐我,那个女孩父母打来了电话,情绪比较激动,如果随后家属来了,让我好好解释。”谭护士走出护士站里屋时,正看到袁亚平边骂边用伞打陈星羽后背,她赶紧上前劝说,“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很害怕。”

就在医生与袁亚平夫妇推搡时,谭护士发现陈星羽身体僵直,“她捂住胸口,脸色潮红,浑身僵直,痉挛了。”陈星羽几次蹲下,还趴在工作台上,后谭护士给星羽一杯水,“她喝下去又呛了出来”。

有人怀疑董安庆也曾殴打陈星羽,网上流传“一个抱着,一个殴打,用膝盖顶护士的胸口”等细节。但谭护士证实,事情经过与警方公布情况一致,董安庆没有动手打陈星羽,警方公布的视频也属实。

南京口腔医院的多名医护人员也澄清,没有网上传说的“医护人员被封口”,“我们每天工作繁忙,这么多病人需要护理治疗,还有很多手术等着我们做,我们哪有时间说这个事?”一位医生说,如果真像网上传言事实被隐瞒,他肯定要站出来说。但既然警方公布的情况属实,作为医生首要的就是做好本职工作。

该院的医护人员表示,将男病人与女患者安排在一个病房的情况极少见,“事情也凑巧了,当天病房都没有了,只有那个女孩的病房有空床,而那个重症抢救病人又必须住院,我们与那个女孩也商量了。”知情的医护人员说,虽然很多人觉得用伞打两下导致瘫痪不可思议,但作为医生认为是很可能的,“一个是打击的位置凑巧是关键,伤到了脊柱的重要位置,另一个猛然惊吓也可能导致瘫痪。”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